紙醉金迷之誰征服了誰:人走茶涼,曲終人散

,

作者:張恨水

出版社:複刻文化

ISBN:9786267426227

$26.00

產品號碼: 227177 貨號: 9786267426227 分類: , 標籤: , , , ,
人性在金錢面前,有多不堪一擊?
昨晚上爆竹一響,傾家蕩產的人就多了。
抗戰勝利了,我們把抗戰生活丟到一邊,正好重新做人。

  ▎當太太為了錢喪盡人性:「孩子,你還要她幹什麼?她早就把我們當叫花子了!」
  她走著路,不時掀起那片花綢長衫的衣襟,看是否讓小渝兒的髒手印上了一塊黑跡,至於這裡兩個小孩子叫媽,她並不回頭望一下。這又有人動了不平之火,罵道:「這個女人,好狠的心。」接著又有人喊了個打字,於是一片叫打的聲音。也不知哪一位首先動手,在地面撿了一塊石子,遙遠地向魏太太後身拋了去。這一塊一石子就引起了一起石雨,都是向她身後飛來。雖然都沒有砸到她身上,她也就嚇得亂跑。在這裡,讓她明白了一件事:就是在人群之中,雖沒有利害的關係夾雜著,是非與公道,依然是存在的。

  ▎他抖顫著聲音,對太太道:「我……我……我回來了。」
  陶太太這回不哭了,正了顏色道:「儘管傷心幹什麼?無論什麼人作事業有個成功,就有個失敗。昨晚上爆竹一響,傾家蕩產的人就多了,也不見得有什麼人哭。抗戰勝利了,我們把抗戰生活丟到一邊,正好重新作人。你既肯和我一路去擺紙菸攤子,那就好極了。去洗澡吧。換得乾乾淨淨的回家,我預備下一壺酒和你接風,二來慶祝勝利。我請李先生魏先生也吃頓便飯。」

  ▎執迷不悟,淪落為站街女,前夫不忍道:「妳怎麼落得這樣的下流?」
  魏太太道:「我有什麼不能來?我現在是拜金主義。我在歌樂山輸了一百多萬,誰給我還賭帳?」陶李二人也跟著追出來了。陶伯笙聽她這樣答覆,也是心中一跳。望了她道:「田小姐,你不能再賭錢了,這是一條害人的路呀!世上有多少人靠賭發過財的?」

  魏太太將身一扭,憤恨著道:「我出賣我的靈魂,你們不要管。」說著,很快地走了。她聽到身後有人在嘆息著說:「她的書算白念了。把身體換了錢去賭博,這和打嗎啡針還不如呀!」她只當沒有聽到,徑直地就奔向朱四奶奶公館。

  ▎人走茶涼,曲終人散
  范寶華喝了一碗茶,吃了幾塊點心,也無心多坐,揣著支票走了。李步祥會了茶東,再到百貨市場,和魏端本同擺攤子,把剛才的事告訴了他,他嘆口氣道:「苦海無邊,回頭是岸。只有那位田佩芝是不回頭的。」李步祥嘆口氣道:「你還想她呢?你聽我的話,死心塌地,作點小生意,混幾個川資回老家吧!抗戰入川,勝利回不了家,那才是笑話呢。」魏端本嘆著氣,只是搖頭。不過他倒是聽李步祥的話,每日都起早幫著他來賣僅有的幾簍存貨。分得幾個利潤,下午就去販兩百份晚報叫賣。

本書特色

  本書為鴛鴦蝴蝶派代表作家張恨水著名小說《紙醉金迷》第四卷。抗戰勝利,支票兌不了現,眾人出走重慶,投資者的資本均化為泡影。有人醒悟,有人自裁,有人仍在菸酒賭色中,繼續沉淪……

目錄

第一回 居然一切好轉
第二回 一連串的好消息
第三回 魔障復生
第四回 失去了母親的孩子
第五回 滾雪球
第六回 誰征服了誰
第七回 各得其所
第八回 皆大歡喜
第九回 有錢然後有閒
第十回 淒涼的童歌
第十一回 黃金變了卦
第十二回 失敗後的麻醉
第十三回 歡場驚變
第十四回 舞終人不見
第十五回 空城一計
第十六回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第十七回 收場幾個忍心人
第十八回 爆竹聲中一切除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張恨水(西元1895~1967年)

  原名張心遠,筆名取自南唐李煜「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中國章回小說家,也是鴛鴦蝴蝶派代表作家。他影響了二十世紀的漢語文學史、白話文發展史。其作品情節曲折複雜、結構布局嚴謹完整,將章回體小說與西洋小說的新技法融為一體,更以作品多產出名。在五十幾年的寫作生涯中,他創作了一百多部通俗小說,其中絕大多數是中、長篇章回小說,總字數近兩千萬言,堪稱著作等身。代表作為四部長篇小說《春明外史》、《金粉世家》、《啼笑因緣》、《八十一夢》。

出版地

台灣

出版日期

01/24/2024

印刷

單色印刷

版別

初版

裝訂

平裝

語系

繁體中文

頁數

202